中国农业投资放眼拉美

虽 然 中 国 已 致 力 增 加 国 内 粮 食 产 能, 用 国 外 进 口 农 产 品 配 合 和 填 补 本 国 自 产 的 必 要 性 已 日 益 明 显。


财 新 网 的 报 道 由 Margaret Myers 张 舸 文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粮食自给自足就一直是执政者的一个主要目标。《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纲要(2008—2020年)》也指出要将三大主粮(玉米、小麦、大米)的自给自足率在未来十年内稳定在95%以上。然而,城市化、污染和气候变化对中国本已稀少的可耕地产生了进一步的负面冲击,加上起伏不定的粮食价格,这一切都迫使中国企业将眼光投向海外。几番权衡,中国政府推出了“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粮食安全战略。即:增加国内三大主粮(玉米、小麦、大米)生产能力,同时在海外逐渐加强对于“非主粮类粮食”的整条产业链(生产、加工和运输)的控制。大豆是此类“非主粮类粮食”的一个范例:因为在优先保证主粮的前提下,大豆很难保证自给自足,近年来中国大幅增加了大豆进口和海外大豆投资。

在拉丁美洲,中国的农业活动正主要集中于大豆贸易;水果、谷类和咖啡以及葡萄酒这类奢侈品只占了小部分。源于国内对非转基因食用油和动物饲料的需求,中国近年来大豆进口幅度迅猛。数据表示,2030年该数字将达到9000万吨。不出意料,大豆进口的这一增长将会带动整个中拉农产品贸易增长。前总理温家宝前年曾在联合国拉美和加勒比经委会(CEPAL)上发表演讲,他提议和预测,中拉农贸总额要在2017年底达到400亿美元。

中美农业  虽然近年来中拉贸易如火如荼,中国在拉美的农业投资却十分有限,与中国在拉美能源等领域的投资相比更是微乎其微。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拉美的农业投资远没有媒体所宣传的那么带有置地倾向。虽然初步搜索可以发现30个左右有“置地嫌疑”的农业投资项目,但是经过美洲对话组织的详尽排查,最终只能确认其中10例真正牵涉购买土地,而且这10例中大多置地面积较小。具体来说,中国第一和第二例在拉美的置地分别发生在古巴(1996)和墨西哥(1998),是两个意在帮助两国提高大米生产能力的项目。正如美国著名学者Deborah Brautigam对中国海外农业投资趋势变化的分析指出(Brautigam and Tang,2009),这类早期的农业投资属于中国对外援助。进入2000年后,中国国企和私企在海外的运作逐渐市场化,开始采用本地融资、合资和其他合作手段,置地活动也略有增加。比如,上海鹏欣集团于2005年曾在玻利维亚置地建造大豆生产基地;浙江福地农业有限公司和重庆粮食集团在巴西购买过土地;中粮旗下的长城葡萄酒有限公司在2010年于智利购置350公顷土地用于葡萄园,等等。

此外,为了达到扩大产量、减小风险和费用的目的,中国公司正在改变以往直接购买成品的无附加值操作,逐渐增加对生产过程中各个环节的投入。来宝集团(中投控股16%)、重粮集团、三河汇福粮油集团 和中国重机等企业已经在拉美投资建厂(工厂、榨油厂、磨粉厂)以及其他与农业相关的基础设施。在这一大背景下,甚至一些非农业企业,比如电信行业的一些公司,也通过资金运作的手段间接参与到中拉农贸中来。然而,尽管如此,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战略下走出去的中国公司在拉美的农业投资仍然无法和代号为“ABCD”的传统农业豪强相媲美。“ABCD”(Bunge、 Cargill、Dreyfus,and ADM)这些公司在拉美已扎根数十年,在整个产业链的垂直整合上更加老练。相比之下,中国企业经验不足。在一些拉美国家,当地的反华情绪和近年来新出台的土地法案更让中国企业的操作捉襟见肘。

虽然目前为止中国在海外的农业投资还比较有限,中国政府已经开始通过政策导向、税收鼓励、补贴、低利率贷款等方式鼓励农业企业走出去(其中中粮和北大荒的例子尤其突出)。2006发布的《境外投资产业指导政策》及《境外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明文指出将鼓励在以下几个方面的农业投资: 1.天然橡胶种植;2.油料、棉花、蔬菜的种植;3.林木采伐、运输及培育;4.畜牧业和养殖业;5.海洋渔业。2010年,中国农业部长韩长赋指出,“中国实施农业‘走出去’战略的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 无独有偶,同年商业部也出台了一项农业产业投资基金以支持海外农林渔业投资。然而,值得提醒的是,虽然中国各类政策对海外农业投资总体越来越支持,实际上中国政府和企业在拉美购买土地的农业投资行为和兴趣却总体有限(并仍在减少)。正如上文提到,这和近年来拉美各国抵触中国置地投资这一客观事实有关。

除了上述的政策导向之外,中国政府还在通过高层对话、双边协议和自由贸易协定等方式加强与拉美的农业合作。第一届中拉农业部长论坛2013年6月开幕。会议确认建立一个50万吨规模的中拉粮食应急储备机制并拨款5000万元在拉美设立8个科研中心(目前已知其中一个会在乌拉圭)。其他中拉双边农林渔业合作协议也屡见不鲜。 中国和巴西于2010年建立了一个共同行动纲领,意在推动在谷物和粮食加工处理方面的双向投资。

综上所述,考虑到巨大的国内需求,不难看出,虽然中国已致力(并有望显著)增加国内粮食产能,用国外进口农产品配合和填补本国自产的必要性已日益明显。中国这一趋势无疑对拉美以及拉美的大豆投资和出口有重要意义。参考过去10年间中国食品消费模式的小幅变动对国际农产品市场产生的大幅影响,不出意外,拉美将在未来继续感受到中国在该地区日益高涨的农业投资兴趣。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中国会在海外寻求帮助解决农业赤字的办法,“走出去”这一战略具体会有多成功,无疑将取决于各外国政府和利益团体对这类投资的反应和态度。

Photo Credit: La germinación de trigo de invierno/Soil-Science/CC BY 2.0

Advertisements

Tags:

Categories: 文章

Subscribe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