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新政府的外交使命

自 由 党 获 胜 后 ,加 拿 大 所 能 预 料 到 的 国 内 政 策 和 外 交 政 策 的 变 化 有 哪 些 ...

巴西国债离垃圾评级一步之遥?

主 流 信 用 评 级 机 构 相 继 下 调 巴 西 评 级 ,将 对 拉 美 最 大 经 济 体 产 生 什 么 影 ...

被质疑的委内瑞拉议会选举

选 举 结 果 能 得 到 国 际 认 可 吗 ? 如 被 视 为 非 民 主 ,委 内 瑞 拉将 会 受 到 哪 些 影 ...

更多文章

中国自2005年来向拉丁美洲提供贷款累计超一千亿美元

2013 年 , 中 国 向 拉 丁 美 洲 及 加 ...

中拉关系研究积极寻求突破

不 少 从 事 拉 美 国 际 关 系 研 究 ...

中国农业投资放眼拉美

虽 然 中 国 已 致 力 增 加 国 内 粮 ...

2013:中国和拉美收获了什么

对 拉 丁 美 洲 来 说,中 国 是 一 个 巨 ...

拉美寻油的印度模式

由 此 ,印 度 正 成 为 继 中 国 之 后 ...

消息

中国会转移哪些技术到拉美?

中 国 的 援 助 应 聚 焦 于 拉 美 各 经 济 体 哪 些 行 业 ? 拉 美 应 学 习 哪 些 经 验 和 教 训 ? 10月20日,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拉加经委会)公布了一份报告,称中国可以通过技术方面的经验使之成为拉美国家重要的伙伴,促进拉美国家的经济多样化。中国分享其专业知识的意愿如何?哪些拉美国家将受益最多?中国的援助应聚焦于拉丁美洲各经济体的哪些行业?拉丁美洲应该从中国身上学到哪些和经济相关的经验和教训? 郭存海,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创始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中拉贸易结构单一,贸易逆差长期存在,这已成为中拉关系的一个敏感因素。中国有意愿、有动力帮助拉美国家实现出口多元化,以优化双方贸易结构。习近平主席2014年7月访问巴西利亚时提出的“中拉命运共同体”概念时就已经表达了这种意愿。客观上,中国也正处于转型和深化改革中。刚刚闭幕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布的第十三个五年(2016-2020)规划更加强调要将培育技术创新作为新的发展动力,重点实施智能制造工程。与此同时,第一届北京中拉论坛确定了六大重点合作领域,其中三分之一直接涉及技术领域(科技创新和信息技术)。智利、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厄瓜多尔、秘鲁、哥斯达黎加,以及加勒比地区将是这一政策的最大受益者。中国应当有针对性地,比如在巴西、阿根廷和秘鲁等国提供农业食品行业的技术援助和投资,在委内瑞拉、墨西哥、巴西等治安相对较差的国家提供安全集成服务技术,在特多和加勒比地区推进金融服务平台建设和电子商务技术核心平台,以打造以金融和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服务港湾。从中国的技术创新形成过程看,拉美国家尤其需要合理地利用外资和引进技术,并在其间培育本国的自主技术,同时为实现这一目标有必要重点培育若干技术产业集群,形成技术支撑行业的规模和价值产业链。” 麦沛宜(Margaret Myers)美洲对话组织中国和拉丁美洲项目主任:“对于许多在拉丁美洲运营的中国公司而言,技术转让无论在传统上还是现在都未成为优先考虑的对象。很多公司在当地能赚到钱就颇为不易,包括电信巨头华为也是如此。不过,在国外市场待过几十年之后,有些公司已有效实施了与当地合作、技术转让、培养本地技能、企业社会责任等理念。例如,技术转让是国家电网在巴西的一项重要战略规划。该公司在特利斯皮里斯河、贝卢蒙蒂河的水电项目展现了远距离超高压输电线路这一技术,而中国研发该技术的水平世界领先。中国有限转让军事技术和航天技术在拉丁美洲也相当普遍。中国已为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玻利维亚提供卫星和相关培训。并且,中国同阿根廷科学家共享了其在内乌肯深太空研究站的设备。同时,科技也反方向流转。中粮集团向智利的葡萄酒业取经,以提高长城品牌。展望未来,中国似乎愿意致力于帮助该地区提高生产能力。中国最近提出了“3×3”的战略,承诺中国将会对拉丁美洲提供资金援助,发展其物流、电力、信息产业。现有的迹象表示,中拉产能合作投资基金将把100亿美元投资于拉丁美洲的制造业、科技、农业、能源、金融、基础设施项目。这些看起来前景大好,不过我们还需看看中国是将带来新的项目,还是实际上仅把这些行业的现有项目重新包装而已。” 陈懋修(Matt Ferchen),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首先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拉加经委会的新报告针对的是该地区的贸易危机。这场危机和中国经济的放缓及其增长模式的改变直接相关,而这两者影响了一些拉美对中国出口的关键大宗商品的交易量和价格。这与之前拉加经委会的报告形成鲜明对比:之前的报告强调,中国的需求大大降低了全球金融危机对拉美地区的影响。我一直将“商品繁荣”这一阶段称为中拉关系中的“轻快”阶段 (当然,实际上也没有那么轻快),而现在显然觥筹交错已经结束,拉美需要收拾杯盘狼藉。商品繁荣的结束既是背景,也解释了为何拉美和中国的官员、商人现在更积极地讨论如何开展新型的贸易和投资合作,包括基础设施和更多的高科技贸易。不过,中国不太可能将其关键制造技术转移到拉丁美洲,因为这将削弱中国的竞争力。即便如此,农业和食品类出口的产业技术升级是可能展开合作的领域,因为中国对这一领域的进口需求可能会保持强劲。拉加经委会的报告认为,拉丁美洲可以学习中国的“长期前景规划”和国家对技术升级的支持。然而,中国现在对“创新”不足以及其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的担忧,提醒我们在评估中国过去和现在经济活力的真正来源时需更加审慎。” 本文原刊于美洲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2015年11月11日的“拉美顾问”,本文中文版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组织翻译,首次刊于澎湃新闻(ThePaper.cn)。美洲对话组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是一家致力于美洲国家政策分析与交流的著名智库,每个工作日发布一期《拉美顾问》(Latin America Advisor)。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