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文章 RSS feed for this archive

加拿大新政府的外交使命

自 由 党 获 胜 后 ,加 拿 大 所 能 预 料 到 的 国 内 政 策 和 外 交 政 策 的 变 化 有 哪 些 ? 10月19日,贾斯汀·特鲁多领导加拿大自由党在该国大选中获胜,结束了保守党近十年的统治。自由党赢得议会338个席位中的184个,获胜幅度的无可辩驳也使得这一胜利颇为意外。自由党获胜的原因是什么?加拿大人所能预料到的国内政策和外交政策的变化有哪些(包括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关系方面)?选举结果对加拿大的企业有何意味?哪些行业受到的影响最大? 肯尼思•弗兰克尔,加拿大美洲理事会主席、美国大学华盛顿法学院兼职法律教授:“当选总理特鲁多承诺,要大幅改变加拿大国内和国际政策的口径、风格、内容。保守党政府曾把深化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政治和商业关系当做其外交政策的支柱;它支持区域性的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逐步了解到保守党政府应该与其认定的那些“不符合加拿大价值观”的政府和领导人打交道。尽管其厌恶多边主义,保守党政府仍慷慨地支持多边区域机构,只是在最近减少了向美洲国家组织提供的资金,原因是几年来对该组织越来越失望——自由党人也有同感。自由党人在本次选举中没有提到拉丁美洲。特鲁多在竞选活动中,唯一一次提到拉丁美洲是呼吁加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不过,自由党在与西半球相关的一些问题上的言论已经记录在案。特鲁多先生在原则上支持泛太平洋伙伴关系,但在他审查其文本之前暂时不会支持。他会放松保守党严格的签证规定——这些规定已经刺痛了商界,并成为了墨西哥政府的痛处。国内政策的变化,将导致加拿大的西半球政策至少在两方面发生实质性的变化:毒品和环境。特鲁多支持大麻合法化。在考虑和西半球共同制定新的毒品政策,以及改善加拿大在环境问题中的责任管理角色时,特鲁多不会拖延时间。加拿大的外交官将有余地在更多的西半球问题上与更多的人和机构一起制定更细致入微的政策。我们或许可以期望加拿大公开重申其对哥伦比亚和平进程的加强支持,并强化其在古巴的外交活动——古巴的前革命领导人(卡斯特罗)曾是老特鲁多葬礼上的荣誉护柩者。” 阿图罗·萨鲁汗,美洲国家对话组织董事会成员、前墨西哥驻美国大使:“近年来,加拿大在美洲所做的工作一直低于其能力,对扩大北美工作纲领一事缺乏兴趣与远见。在全球关于气候变化、维和等问题的讨论中,加拿大政府基本毫无建树,对墨西哥游客要求签证一事同样如此——此事近在咫尺、而且对墨西哥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对周一(编注:10月19日)选举的结果表示欢迎,因为我们相信加拿大将致力于其北美合作伙伴、并成为建立21世纪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重要建设者。很少有政府能像哈珀总理的政府那样掌权如此之久,且没有遭到选民的强烈反对和不满。本次选举在许多方面变成对哈珀政府的全民公投——该政府常常关注的是西部核心保守派的问题,而不是大多数人所关注的问题。对于我们北美人来说,加拿大是一个强大尽责的合作伙伴,但是哈珀政府在地区和全球问题上所采取的许多举措反而让加国倒退了,这令人遗憾。当然,是驴子是马要拉出来遛遛,但是贾斯汀·特鲁多有其独特的机会来恢复加拿大外交政策,并再度与加国在美洲和其他地方的合作伙伴重新合作。” 卡洛•戴德,加拿大西部基金会贸易和投资政策中心主任、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美洲项目高级负责人:“自由党的大胜是加拿大政治的再平衡。保守党在加拿大是特别的少数派,它在加拿大长达十年的执政是由于左派的分裂——自由党、新民主党,以及程度较轻的绿党。由于左派选民决定团结支持自由党,保守党的执政在周一的大选后结束。我们可以期待在西半球将发生三个重大变化。首先,此届加拿大政府的+风格将会完全不同。哈珀政府本质上是一个人的表演。内阁中唯有国防部长可称为超级巨星,另外有两三个内阁成员算是有力,其他的核心成员需要被严密地盯住,以免他们让政府难堪或者耽误工作;因此,首相的微观管理必要而有效。但这种微观管理反过来让保守党无法吸引到强有力的候选人。反之,特鲁多就任时则带来了一批强大的内阁人选。第二,那些和加拿大官员打交道的人将会发现官员的情绪有明显的改善,对也好错也好,他们将此视为在保守党统治下的10年炼狱终于结束。但最大的变化将是加拿大在北美与其邻国的关系。在所有的候选人当中,唯有特鲁多在竞选中提出了有关北美的重大政策演讲,他在演讲中也强调了加拿大和墨西哥关系的重要性——这在加拿大非常罕见。这是释放给我们南方各邻国的明确信号,他们也应该这么认为。由于国际日程已经排得太满——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英联邦峰会,再加上巴黎气候变化谈判,这将意味着“北美三友”的会议可能会被推迟。不管如何,当新总理开始对外接触时,我们应该能看到北美的新想法和新能量。” 保罗•杜兰,前加拿大驻美洲国家组织、智利及哥斯达黎加大使:“加拿大选举的结果惊人——哈珀和他的保守党遭受大败。但观察人士不应惊讶:保守党的九年执政与加拿大的天性和价值观完全不合拍。它能执政这么长时间,原因在于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分散了左派的选票。贾斯汀·特鲁多(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之子)领导自由党获得大胜,结束了这一段历史。在国内,哈珀领导的政府关注分裂而非团结,让加拿大人互相争斗,方式是通过刻板的意识形态、报复心态、愤世嫉俗地提出挑拨离间的问题。他破坏了民主制度,对政府机构实施严格的控制,而他怀疑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道德一事更是令人震惊的傲慢之举。由于这些和其他过激行为,总理在议会受到鄙视——这在加拿大历史上史无前例。哈珀把加拿大的国际形象从受尊重、建设性的国家变成了地位低微、无足轻重的国家;加拿大为昔日的朋友和盟友无视。在美洲,他无法和主要国家的领导人好好相处,这其中包括美国、墨西哥、巴西。他拒绝多边机构,扭曲了加拿大的外交政策,方式是用“侨民”政治迎合移民群体的狭隘利益。这也造成了影响——加拿大申请进入联合国安理会,被成员国大规模地拒绝了,这还是第一次。加拿大国家和人民现在可以开始修复自己的国际形象,并再次努力在世界事务中发挥积极作用。美洲应该成为此类积极做法的首批受益者,而多年来被无视的加勒比地区应该能重获关注。” 麦克斯韦·A.卡梅隆,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民主制度研究中心主任:“选举结果是对斯蒂芬•哈珀领导的保守党政府的明确否定,并表述了对变化的渴望——贾斯汀·特鲁多的自由党比新民主党的汤姆·马尔凯更善于表述这一点。选举后半段,新民主党的票数崩溃、自由党的票数增长是同一件事的两种表现:选民集体决定支持最可能推翻哈珀的政党。新自由党政府很可能会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并更着重于北美。它将使加拿大从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中抽身,在巴黎参加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并带去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承诺。政府将更少依赖于石油和天然气,更多关注公众基础设施、绿色基础设施、社会基础设施。” 本文原刊于美洲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2015年10月21日的“拉美顾问”,本文中文版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组织翻译,首次刊于澎湃新闻(ThePaper.cn)。美洲对话组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是一家致力于美洲国家政策分析与交流的著名智库,每个工作日发布一期《拉美顾问》(Latin America Advisor)。 Advertisements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