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质疑的委内瑞拉议会选举

选 举 结 果 能 得 到 国 际 认 可 吗 ? 如 被 视 为 非 民 主 ,委 内 瑞 拉将 会 受 到 哪 些 影 响 ?

当地时间11月26日,委内瑞拉反对党领袖在为12月6日进行的议会选举进行竞选活动时被枪杀身亡。警方初步怀疑枪杀与下周进行的选举有关。根据民调,反对党得票率领先,而总统马杜罗也在公开场合表示现任政府会在议会选举中失败。本月,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写信给委内瑞拉选举委员会的负责人,称委内瑞拉政府无法确保该国12月6日的选举做到独立和公正。委内瑞拉政府不允许美洲国家组织派选举观察员进入该国,而只允许南美洲国家联盟(the Union of South American Nations)观察投票过程。总统马杜罗已将美洲国家组织斥为美国的傀儡。如果只有南美洲国家联盟的观察员在场,选举有无可能保持公平?阿尔马格罗的信会有什么影响?马杜罗允许其他组织派遣选举观察员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他不允许这么做,选举的结果能得到国际认可吗?如果选举被视为非民主,委内瑞拉的地缘政治地位将会受到哪些影响?

Nov20 Maduro.jpeg

贝尼尼奥·阿拉尔孔,安德烈斯·贝洛天主教大学(Andrés Bello Catholic University)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根据我们所做的民调显示,67%的选民已经认为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正。不过,即便在现在,如果委内瑞拉有合格的选举观察员,还是能使得更多选民信任选举的。而且,观察员的存在将对大众接受这次选举的最终结果产生重要影响。据我们观察,国家选举委员会和南美洲国家联盟签订的协议仅是有限的地区选举观察举措,离我们所理解的、正式的国际选举观察团距离很远。我们注意到,一些南美国家的政府会冒着危及自我声誉的风险参与诸如此类的审查举措中。我们认为实施这类举措非常糟糕,因为它允许任何政府通过这类受限的选举审查行为来合法化不诚实、不公平的选举过程,从而会降低观察选举的国际组织的威望。阿尔马格罗有义务捍卫本组织的基础理念和民主机制,他也正在做这些,但他需要所有美洲民主国家的积极支持。不幸的是,无论是马杜罗还是委内瑞拉全国选举委员会都无法在本次选举中允许合格的选举观察员参加,因为诸多环节薄弱且有问题。不过,正因为这次选举艰难而重要,国际社会关注在选前、选中、选后的委内瑞拉才显得更加必须。该国能否和平、以及治理能力如何,将取决于选举的最终结果。”

凯文·卡萨斯-萨莫拉,美洲对话组织“彼得·贝尔法治项目”主任、哥斯达黎加前副总统:“鉴于执政党滥用国家资源的程度以及委内瑞拉反对派活动收到的众多限制(包括一些领导人被监禁),我不认为有人会觉得这次选举可能达到公平。真正的问题是选举能否做到干净透明。然而,南美洲国家联盟的观察员无力告诉我们答案。南美洲国家联盟和委内瑞拉选举机构签署的选举“陪伴”协议为观察员的工作设立了种种限制,最重要的是,此协议并没有明确地允许对投票机内软件的检查。此外,南美洲国家联盟的工作经费部分来自委内瑞拉当局的资助,这明显违反了国际通行的惯例,即《国际选举观察原则宣言》(International Declaration of Principles for Election Observation)中的规定——大多数国际选举观察机构已认可该宣言,但南美洲国家联盟还没有。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本次行动将会自命不凡但无关痛痒,这是一个无法赋予任何信任的选举制度。根据最近的民意调查,超过70%的委内瑞拉人不信任该选举制度。由美洲国家组织、欧盟或类似组织举行严谨的选举观察活动,不仅能安抚反对派,更关键的是能向所有委内瑞拉公民保证:票数将被正确地统计,不会忽视任何欺诈行为。现在,这些都不会发生。所以,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对选举过程的斥责是毁灭性的打击。它塑造了国际人士的看法,而这正是委内瑞拉当局所导致的。基于这种看法,以及民调显示出的反对派已经大占上风,即使执政党在选举中获胜,不论过程公平与否,都将遭受国际的广泛质疑,反对派将全力指责舞弊,并几乎肯定会导致严重的街头暴力。委内瑞拉政府所拥有的民主合法性将全面破灭,该国将发现国家完全无力治理,在本地区内日渐受到孤立。”

豪尔赫·拉拉-乌尔内哈,“阿西涅加斯、拉拉、布里塞尼奥及普拉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杜罗总统没有邀请、也不会允许美洲国家组织或其他任何可信的机构观察12月6日的选举。马杜罗没有理由改变他之前所做的决定。南美洲国家联盟的观察员已获准观察选举,但其秘书长、哥伦比亚前总统埃内斯托·桑佩尔,已经承诺无条件支持马杜罗政权。选举结果是否为国际社会所接受在委内瑞拉从来就不是个问题。自从查韦斯参选时起,委内瑞拉的政府一直在选举中就是少数派。但其官方部门每次都采取各种手段成功调整了最终的数字。政府已经改变了选区的划分,以便在那些执政党有绝对优势的地区能有更多的现任议员当选。但是,现在所有的这些策略最终都可能没什么作用,因为委内瑞拉的全体民众都在忍受政府失职所带来的痛苦。货币大幅贬值、高通胀、商品短缺等现象,外加政府的应对措施正在严重地影响那些本应从革命中受益的人群。所以,问题是马杜罗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控制选举结果;以及反对派是否会在议会中获得压倒性的多数,这才能在推动进程上出现转机。但是,除了控制选举结果,委内瑞拉政府还会通过实施其他政治和行政举措来消除选举失败对他们的实际影响。”

哈罗德·特尼库纳斯布鲁金斯学会拉丁美洲项目主任:“马杜罗总统现在可能后悔拒绝邀请美洲国家组织选举观察团,但是想改变主意为时已晚。各种民调显示(执政党和反对派之间)支持率差异巨大,反对派得票率将占2/3,意味着政府在12月6日的议会选举中必将失败。这给予许多委内瑞拉人很高的期望,希冀选举能带来改变。但是,委内瑞拉分配立法席位的系统倾向于将席位过度发放给亲政府的政党,正如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在其信中指出,委内瑞拉的选举环境对反对派造成了种种不利影响。这样一来,反对派的表现很有可能低于民意调查的结果。由于该国高度两极分化,只有1/3的人信任选举机构,出现这样的选举结果,尤其是民意调查和公布结果差距很大时,很可能被视为选举欺诈行为。那么,南美洲国家联盟通过执行其选举“陪选”任务(现在正得到反对派的欢迎)来建立其公信力,变得尤为重要。如果没有可信的国际观察,那就只有容易受到政府压力的国内选举观察员,来为选举是否合法提供不同的观点。在委内瑞拉,对选举结果的怀疑将加剧已经绷紧的政治紧张局势,使得解决该国严重的经济和安全问题变得更为困难。”

本文原刊于美洲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2015年11月20日的“拉美顾问”,本文中文版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组织翻译,首次刊于澎湃新闻(ThePaper.cn)。美洲对话组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是一家致力于美洲国家政策分析与交流的著名智库,每个工作日发布一期《拉美顾问》(Latin America Advisor)。

Advertisements

Tags:

Categories: 文章

Subscribe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