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政府能处理好难民危机吗?

拉 美 国 家 是 否 具 备 处 理 难 民 危 机 的 能 力 ? 如 何 才 能 控 制 大 批 量 移 民 流 ?

自叙利亚内战爆发后,拉美国家如乌拉圭、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哥伦比亚、智利已经对叙利亚内战的受害者敞开大门,仅巴西一国就接纳了8000名左右的叙利亚难民,总统罗塞夫也著文呼吁巴西人在困难条件下仍欢迎难民。拉丁美洲接纳政治难民的传统悠久。如,国际共运领袖托洛茨基曾流亡墨西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拉丁美洲接纳了来自欧洲各交战国的大量难民。当古巴、哥伦比亚等国家国内爆发政治动荡后,其拉美邻国收留了这些国家的难民。最近,大批古巴移民进入尼加拉瓜和哥斯达黎加,希望藉此到达美国。这些移民担心美国可能会终止其“湿脚和干脚”的政策——该政策向抵达美国土地的古巴移民授予居留权。与此同时,在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巴拉圭,警方拘留了使用被盗希腊护照、试图在美国寻求庇护的叙利亚难民,原因是担心武装分子可能使用同一路线进入美国。拉丁美洲国家是否具备处理难民危机的能力?如何才能控制源源不断的移民流?迁移模式的变化对当地的安全、邻近国家之间的关系各有何影响?拉美各国当局是否应出于对恐怖主义的担忧而拒收叙利亚难民?

Dec1 Immigration

吉尔伯托·M.A.罗德里格斯,圣保罗ABC联邦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布宜诺斯艾利斯区域政治经济研究会董事:“自1980年代中期始,拉丁美洲的地区难民政策就已坚实而完备。1984年的《卡塔赫纳宣言》扩大了国际难民的法律概念之后,拉丁美洲各国随即将国际难民法的有关条款吸收到国内的法律中,使得国家在法律制度层面和后勤物资方面能够应对挑战。在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UNHCR)的支持下,虽然对难民(哥伦比亚难民为主)开放边界的政策在该地区得以盛行,但中美洲可能仅仅只是个“特例”,原因是美国对该区域施加压力以打击有组织犯罪,即“反毒品战争”,使得移民政策也成为国家安全考虑的对象。即使中美洲一体化体系统(SICA)试图通过人身安全的方式处理移民问题,叙利亚难民的情况依然表明,保守的安全政策正威胁着该地区的人权传统。巴拉圭限制叙利亚难民的进入,部分原因是避免被怀疑成恐怖主义的避难所,但这一限制有违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和南美国家联盟(Unasur)的立场。总体而言,该地区已团结起来接收难民,大部分国家并不认为叙利亚人是(潜在的)恐怖分子,而是严重人道主义危机的受害者。”

约瑟夫·埃尔德里奇,美国大学牧师、高级兼职讲师:“来自叙利亚和其他已分裂国家的难民为了寻求庇护,以汹涌之势渡过爱琴海,撞倒欧盟国家栅栏,波及世界各地,当然也包括西半球。有声称巴黎袭击中一名案犯混入难民中而得以进入法国,已使得各国政府高度警惕。警钟已经在美国长鸣,而总统选举对此推波助澜。共和党候选人彼此竞争激烈,相继抛出更为严格的限制移民的方式。几位候选人更呼吁美国停止接受所有试图寻求庇护的叙利亚难民。杰布·布什呼吁只接受能证明自己是基督徒的叙利亚人(但问及如何验证是真的基督徒时,他难以回答)。欧洲叙利亚人的浪潮引发古巴人担忧美国的“湿脚和干脚”政策可能会暂停,导致古巴人从本国大幅涌入尼加拉瓜和哥斯达黎加,寻求临时避难。要进入中美洲的边界是出了名的轻而易举。这使得该地区各国政府担心过境移民激增——这些人争相使用这些国家作为抵达美国的陆桥。而恐怖分子可能潜伏在无辜人群中更加剧了这种焦虑。这在“北方三角”国家(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形成了罕见的局面。这些国家原本就习惯于人流从这些地区向北流动。不出所料,中美洲国家之间的边境控制很弱或几乎不存在。这些政府的传统是将更多的军事资源用于巡察本国人口,而不是训练并完备社会机构以应对人口跨国流动带来的人道主义危机。因恐惧导致的政策往往只会带来混乱和镇压。中美洲政府必须重新定位其工作重点,满足当前难民的需要,使自己准备更充分,以应对这次在全球范围内扩大的难民危机。”

汤姆·耶尔滕,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新闻记者:“中美洲各国政府当局一直在处理走私集团、无人陪伴儿童的身份,以及其他与不法迁移有关的问题。不过,当成千上万的古巴人和一些叙利亚难民成为迁移中的一部分时,这个问题就染上了政治色彩。哥斯达黎加和尼加拉瓜边境的古巴难民营由两方面因素造成:美国政府的政策和古巴政府的工作要务。当一些叙利亚难民随着移民在中美洲流动时,这一现象被美国政客拿来支持他们的论点:鉴于对恐怖主义的担忧,美国需要更小心地决定接纳哪些人。古巴移民显然很担心美国与古巴的和解将结束“湿脚和干脚”政策。但来自古巴的移民流也部分起源于厄瓜多尔先允许古巴人免签证入境,尔后尼加拉瓜又阻止这些人向他国流动。因为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是古巴的亲密盟友,批评古巴的人士认为此事为一场有心设计的人道主义危机,目的是向美国国会施压,取消《古巴调整法》和贸易禁运。在移民潮中发现少量的叙利亚难民,本有可能无人重视,但由于美国正在争论应接受多少移民、什么宗教的移民,此事才浮出水面。来自非洲、南亚、中东的非法移民一直是途经中美洲的非法迁徙流的一部分。各国政府若想找到方法解决当前的危机,他们可能需要考虑其涉及的各种政治问题。”

本文原刊于美洲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2015年12月1日的“拉美顾问”,本文中文版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组织翻译,首次刊于澎湃新闻(ThePaper.cn)。美洲对话组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是一家致力于美洲国家政策分析与交流的著名智库,每个工作日发布一期《拉美顾问》(Latin America Advisor)。

Advertisements

Tags:

Categories: 文章

Subscribe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