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拉 丁 美 洲 多 地 出 现 了 经 济 衰 退 ,墨 西 哥 政 府 能 如 何 避 免 出 现 类 似 的 衰 退 ?

8月中旬,墨西哥央行将本国的预期增长率下调至1.7%-2.5%之间,央行对下调给出的主要原因是全球石油价格的下降。那么,如果油价继续下跌或维持现有水平,墨西哥的经济将会发生什么?墨西哥经济前景的其他决定性因素是什么?在拉丁美洲多地出现了经济衰退,尤其是巴西;而墨西哥政府能做些什么来避免出现类似的衰退?如果美联储提高利率,墨西哥的前景将会如何?

July24 El Chapo

罗赫略·拉米雷斯·德拉欧(Rogelio Ramírez de la O),Ecanal公司(墨西哥的一家政策咨询公司)总裁:“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曾出现经济稍稍好转的迹象,但现在墨西哥的经济前景似乎已经恶化。所以,政府、墨西哥银行、市场分析师对增长的估计均已数次下调。如果希望下半年经济改善,则需基于私人的石油投资、新的基础设施项目,以及私人消费从2013-2014年2.2%的低增长速度复苏。在上述期望中,只有消费略有改善,从五月至今增长了3.1%。相比之下,石油项目的私人投资没有落实,原因是油价下跌、使得潜在的投资者不愿意参与勘探和产油的首轮投标。在基础设施方面,从五月到现在非住宅建筑业的投资仅仅增加了1.2%。经济前景变得更阴云密布,不仅因为石油价格下降,同样也由于石油产量下降。由于美国可能加息,前景将变得更糟。石油收入降低已使公共财政减少,迫使政府削减开支,而这对投资的损害尤其严重。美国利率上升的风险已使得比索贬值,可能导致消费略有改善的趋势停止或逆转。公共债务上升、财政赤字延续,使得政府没有回旋余地。如果比索仍像现在一样疲软,墨西哥银行将会提高利率,而提高利率将进一步抑制经济增长。另外一些因素也影响经济前景,比如墨西哥多地的安全得不到保障,而商界和消费者的信心也在消失。”

尼古拉·马里斯卡尔(Nicolás Mariscal),马诺斯集团(Grupo Marhnos)主席、顾问委员会顾问:“墨西哥在致力于财政纪律和宏观经济稳定。幸运的是,墨西哥的外汇储备为1880亿美元,处于健康水平。比索对美元的汇率受石油价格的影响,而其受到国际环境风险因素的影响程度也一样。各种国际环境的风险包括了希腊的经济危机和中国的金融危机。如果美联储调高联邦基金利率,估计墨西哥同样会大幅上调利率。好在墨西哥经济多样化,石油收入仅占墨西哥GDP的大约8%、政府收入的30%。墨西哥经济中多个行业表现良好,包括汽车工业和制造业。现在有必要采取措施以促进投资和经济发展,例如,通过刺激建立激励机制、促使更多人参股投资管理公司。这类公司包括政府员工退休基金(Retirement Fund for Administrators,西语缩写为AFORES)或其他保险公司,其目标是投资长期项目,以弥补国家财政资源的不足,同时使长期汇率的表现有吸引力。这项工作需要政府提高支出效率,同时将优待那些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最佳的项目。”

安东尼奥·奥尔提斯-梅纳(Antonio Ortiz-Mena),墨西哥驻华盛顿大使馆经济事务处处长:“若要正确评估墨西哥经济的现状和前景,重要的是不仅仅着眼当前。在宏观经济稳定方面,墨西哥已经很好地应对了危机。墨西哥央行的通货膨胀目标为3%,而通货膨胀率已经被控制在这个范围内。比索受到动荡的影响,2015年迄今对美元贬值13.75%,但贬值幅度低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如哥伦比亚比索和巴西雷亚尔。相比那些把中国当作主要出口市场的其他拉美国家,墨西哥的出口表现更好,特别是因为墨西哥出口中85%是工业制成品、大约80%运往美国,这使得墨西哥与其他新兴市场所处情况非常不同。墨西哥央行为了适应这个环境,将每日提供美元的总量从2亿美元提高到4亿美元。这是一项缓和机制,而浮动汇率在动荡时期的用途已经得到了证明。墨西哥央行管理汇率政策、货币政策的透明方式,给国内外投资者以强大的保证。现有的GDP增长速度肯定低于墨西哥经济的潜力,但墨西哥宏观经济稳定的重要性不应被忽视。这种稳定,以及能源、电信、竞争政策方面的深化经济改革,奠定了墨西哥维持经济高增长的基础。在全球经济的动荡中,墨西哥仍然是稳赚不赔的选择。”

阿尔弗雷多·寇丁尼奥(Alfredo Coutiño),穆迪分析公司(Moody ‘ s Analytics)拉丁美洲主管:“墨西哥的增长预期不断修订,原因在于政府和中央银行产生的预期过于乐观,而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政府官员的乐观估计来源于对经济的结构弱点的低估、对新一轮改革的高估。事实上,政府的分析不认为其经济继续受困于结构性障碍和遗留的低效问题。但同时,他们认为批准改革这一过程本身就足以让经济在强劲增长之路上前进。他们起初似乎忘了这一点:结构性变化需要时间来增加经济的生产力。此外,全球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的复苏比预期缓慢。欧洲的长期衰退、中国增速放缓,这都使墨西哥的前景更困难。由于墨西哥政府最初认为石油价格的下跌只是暂时的事件,他们拒绝实施预防性的财政调整,直到现实迫使他们削减联邦预算。不幸的是,实施的财政改革未能减少或消除对石油收入的依赖。低油价将是“新常态”,政府需要重新学习如何应对经济紧缩。否则,财政无纪律将再次危及宏观经济稳定。当然,墨西哥相对其他拉美国家已先行一步,因为它已批准和实施了最初提出的11项结构性改革提议中的大多数。这在中长期将对经济有所帮助。不过,改革对经济的影响将低于政府的预期,因为大多数的改革已丧失活力。”

罗伯特·萨利纳斯·利昂(Roberto Salinas León),墨西哥商业论坛主席:“看来,经济增长的预测不断降低在墨西哥已经成为‘新常态’。全球石油价格的下降明显地减少了联邦政府的收入,同时对美国经济货币正常化的期望也带来明显压力,特别是在外汇市场中,比索与美元的汇率经历了急剧的矫枉过正过程。以上这类传统解释虽容易为人接受,但同时也可能导致墨西哥不思进取。这已是增长预期下调的第三年,抛开复杂的外部环境不谈,决策者也应该关注其他因素。政府需要改善商业环境,尤其是州级和县市级别的环境,这些地方监管大慷其慨、专横武断的情况泛滥成灾,对中小型企业增加了巨大交易成本,颇有害处,从而抑制了中小企业的发展。大规模地简化监管手续仍是工作事项中的政策日程。结构性改革的新计划虽然受到欢迎,但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产生预期的收益——而且,改革计划极其依赖于透明的实施过程,尤其是确保批准投资的决定遵循法律条文,而非决定于腐败和任人唯亲。金融当局的明智之举是修订其繁冗、反竞争、严重地损害日常消费的税收结构,并进行真正的改革,把简易性和普遍性作为改革的首要任务。事实上,当前的政策辩论展现了其关注重点在于经济增长的预期能低到什么程度、或者估计汇率将会升到多高,而更有建设性的讨论则应关注如何系统地获得新的生产性投资,同时籍此将经济增长率在长期推向更高。”

本文原刊于美洲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2015年7月24日的“拉美顾问”,本文中文版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组织翻译,首次刊于澎湃新闻(ThePaper.cn)。美洲对话组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是一家致力于美洲国家政策分析与交流的著名智库,每个工作日发布一期《拉美顾问》(Latin America Advi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