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巴切莱特低估的智利改革

有 哪 些 因 素 在 影 响 着  巴 切 莱 特 结 构 性 改 革 的 前 景 ?智 利 总 统 巴 切 莱 特 在 10 月 下 旬 提 到 , 政 府 “ 无 疑 高 估 ” 了 其 实 现 深 远 的 结 构 性 改 革 的 能 力 — — 她 在 2013 年 大 选 期 间 许 下 的 承 诺 。 面 对 对 经 济 增 长 的 预 期 从 3.6% 减 少 到 2.5% , 巴 切 莱 特 当 下 推 行 的 教 育 改 革 只 能 向 60% 的 学 生 提 供 免 费 的 大 学 教 育 , 而 不 是 最 初 提 议 的 70% 。 税 制 改 革 提 案 面 临 批 评 , 并 且 劳 动 改 革 似 乎 在 巴 切 莱 特 的 内 阁 改 组 后 逐 步 放 缓 。 有 哪 些 因 素 在 影 响 着 通 过 和 实 施 巴 切 莱 特 雄 心 勃 勃 的 结 构 性 改 革 的 前 景 ? 改 革 滞 后 , 是 因 为 金 融 资 源 不 足 而 无 从 实 施 , 还 是 它 们 从 根 本 上 就 不 受 智 利 社 会 的 欢 迎 ? 哪 些 改 革 将 烟 消 云 散 , 哪 些 最 有 可 能 受 到 重 视 ? 从 实 际 角 度 来 看 , 通 过 并 全 面 实 施 总 统 的 改 革 大 概 需 要 多 长 时 间 ?

Optimal Guardian.url

彼得·德谢佐,达特茅斯学院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研究中心、政府和拉丁美洲客座教授:“智利的不平等仍然是根深蒂固的。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成员国家中,智利是收入分配最不均等的,尽管它拥有持续的经济增长和减贫记录。在5月21日的演讲中,总统巴切莱特重申在包括宪法、劳动、税收、教育一系列方面的结构性改革的承诺。兑现这些承诺在任何情况下都将是一个挑战,但在此经济衰退时期,总统的低个人支持率和消极的政治气氛,都会使得巴切莱特对改革的推进举步维艰。然而,巴切莱特总统应该在她减少不平等的承诺上灌注更多能量。智利的国家福利和长期竞争力依赖于它。教育应该是改革的重点,即加倍的努力改善公共教育在学前、初等和中等教育、技术教育的质量。缺乏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导致持续不平等。免费的大学教育应该按需提供,并在与国民经济相关的技术高等教育上重点加强。传统上一直青睐富人的智利留学奖学金项目,也可以关注与国家发展有关的领域,并提供给更多来自非精英群体的学生。智利一些公立学校应向经济弱势群体提供更多的机会,推广更高质量的、以英语作为二外的教学方式。改善教育的努力不会影响总统的短期政治结果。相反,她可以通过推进这个关键议程建立起持久的影响。”

帕特西奥·纳维亚,纽约大学人文学科教师:“智利人投票给巴切莱特是因为他们喜欢她的最终目标,即让智利成为更平等、更发达、更民主的社会。然而,现在巴切莱特总统概述的路线图比在2013年的竞选承诺要更加坎坷,这导致智利人越来越担心政府进行改革的能力,以及其是否能在实施上产生期望的结果。随着经济的停滞不前,人们还怀疑巴切莱特推动的深层变革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巴切莱特已经放弃了激进改革的想法,并接受了渐进改革——这将使未来的政府不得不实施。鉴于每一个政府掌权以来都寻求实施自己的改革,且不会完成前任留下的任务,这些改革将不太可能实现。由于设计不当,2014年通过的目标远大的税制改革将在2016年被重新审视。初等和中等教育改革的全面实施也被预期在巴切莱特2018年离任后完成。但这取决于谁将赢得2017年总统大选,改革也可能最终被修改。2015年初通过的选举改革也只能在2017年实现。对全民免费教育承诺的兑现将取决于未来政府的政治意愿,因为该承诺被在2016年的财政预算里被掩盖并且没有被渗透到立法系统中。最后,新宪法的承诺将取决于巴切莱特是否能鼓足两院三分之二多数来支持她的计划。然而,只要能出现这样的多数,巴切莱特在推动一些现有的宪法改革上将更有优势,而不是将此改革留给她的继任者。”

彼得·M·夏韦利斯,维克弗斯特大学拉丁美洲和拉丁裔研究项目主任、政治与国际事务教授:“巴切莱特的改革议程被三个并行过程所破坏:一个超越了她的控制范围,一个是她自己所致,另一个是两者的结合。而最重要的背景元素就是她所无法控制的。随着智利受到不断下降的铜价冲击,经济增长预期逐月降低。巴切莱特希望能拨给长远教育改革的经费显然不会出现。而由她自己导致的第二个过程是在短期内涉及太多改革内容,从而导致了不切实际的期许。由于在首个任期内成效不彰,巴切莱特为了想留下些政治遗产,提出改革税法、教育、养老金、劳动法和新的选举制度及宪法。虽然她成功改革了立法选举制度,已通过批准的教育和税收改革仍然是零散且不完整的。其他改革仍在进行过程中,并且这还是在巴切莱特将宪法改革成功延迟到下一次选举之后的结果。最后,虽然困扰智利的腐败丑闻只是部分超出了她的控制,她在处理她儿子和儿媳以权谋私的指控上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并导致其声望暴跌。最近,轻微的民调数字上升以及对改革的支持为她带来一线希望。不论反弹的受欢迎程度是否足以推动改革,但问题依然存在。一个额外的推动力是不平等迫切需要得到解决的广泛认知。鉴于这种环境,考虑最可能出现进展的领域将会是:类似全民免费教育的促进平等政策以及对新国家养老基金的引进政策。”

本文原刊于美洲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2015年11月10日的“拉美顾问”,本文中文版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组织翻译,首次刊于澎湃新闻(ThePaper.cn)。美洲对话组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是一家致力于美洲国家政策分析与交流的著名智库,每个工作日发布一期《拉美顾问》(Latin America Advisor)。

Advertisements

Tags:

Categories: 文章

Subscribe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d bloggers like this: